• 郎永淳复出:人生路 自己走
  • 作者: 文章来源:广电实战 更新时间:2016-10-31 15:49:16
  • 离开央视主播台的一年后,郎永淳再次以主持人的身份出现在公众面前。台上的他,20年不变的西装革履,但胸前搭配的蝴蝶结领结褪去了往日的刻板。

    他此行录制的是江西卫视青年APP大赛节目《创客英雄会》。不过事实上,比起主持,他现在的处境与那些厮杀的创业者们要更为一致。他在电商界创业,所以也不大喜欢这身考究的行头。录制结束后,郎永淳迅速在座驾换上T恤、跑鞋。他打趣,这样才符合他现在的身份,“不都说互联网企业不用穿西装,人家贾跃亭都是穿着圆领的,连个领子都没有。”

    这是他对外在的革新,从头到脚都要重新出发。虽然在后台、现场,他还是像个大众明星给观众合影签名,也偶尔主动提及过去的一些感触,但他明确对我们表示不愿多谈央视,“我觉得我们现在没有必要去谈过去主播的这些经历了,就谈现在就好了。”

    “我是狮子座,特别注重效率。”他解释。好像随时准备进入到雄性竞争中去。他在新的领土同时承担三大全新身份,每一个都是挑战,为此他拼命读书,加上谈合作、忙业务,将时间的缝隙填满。他说,自己现在变得激进了,变化或许从妻子生病的那一刻产生。更确切的说,激进本就在他的骨子里。


    郎永淳演讲视频:人生路 自己走

    激进的做一系列变革
    2015年9月2日,抗战胜利70周年前夜的晚间新闻播报,是郎永淳在央视的最后亮相。新闻结束不久,就有“郎永淳辞职央视"、"今天是郎永淳最后一次出现在《新闻联播》"的消息传出,掀起了不小的波澜。郎永淳本人则在微博留下几个字——“历史永远要铭记”。意味深长。

    央视离职潮中,郎永淳的出走成为最苦情的样本。因为妻子吴萍罹患乳腺癌,此举被外界赋予悲情色彩。当时,电台军事节目主持人“导弹熊”在赠别郎永淳的文章中曾写道,央视给他的薪水,让他在应付巨额诊疗费之余,已无法维持体面生活。而15年前贷款买房的经历也被好事者重提,用以举证主播不过是表面光鲜。郎永淳对此保持沉默,没有说出真相。

    一年后,他坐在对面,对我们说,“他们要这么写,我也没有办法。但我不认为自己有多么悲情。你如果说,就是因为挣钱少了,因为各种各样的情况,不体面了,这些标签是我不接受的。”他拒绝被视为弱者。

    2010年得知生病后,吴萍恐惧绝望,“我害怕。”她问郎永淳:“我会死吗?晓雨(他们的儿子)才上五年级。”郎永淳没有慌张,他告诉妻子说:“别瞎说,没那么严重!既来之则安之,咱们抓紧治、好好治。”从那时起,他开始自称“安之”。

    面对危机,他迅速调整。家庭上,上初中的儿子去美国留学,妻子赴美休养。事业上,他选择绝境重启。告别传统媒体,蜕变为电商高管。“完全进入到一个陌生环境,也是一种自我激发。”在郎永淳的定义中,这是一次挑战,一家三口在各自全新的战场上赴战。

    又或者说,另一次自我革命的时机来了。他一贯抱持,如果一成不变,就意味着没有进步,没有挑战与刺激。

    没有挑战与刺激,就相当于“一潭死水”。这也是他曾经对离职潮的看法。“谁能想象社会发展到今天,媒体的‘航母’会出现离职潮?现在,人们获取信息的途径更多样,报纸、电视等传统媒体受到了更大的压力与挑战。如今所谓的央视离职潮,其实是每个人对未来的思考,何尝不是一种冒险?竞争激烈意味着进步。”

    对于你的离开,外界揣测纷纭,究竟是什么原因?
    郎永淳:我的家庭遇到了各种各样的挑战,让我对未来做出一些思考,尤其是对整个家庭的未来重新规划。如果不是到了40岁,我们的家庭遭到这样的挑战,我可能也不会这么激进的来做这样一系列的变革。

    2013年,整个家庭的格局发生了变化,孩子提前去美国从初中上起,夫人过去相当于陪读,同时接受治疗,休养。等他们调整完了后,我自然而然也做了一系列相应的调整。

    从妻子生病到激进的做这样的变革,当中的心理过程是怎样的?
    郎永淳:就是更知道怎样去珍惜生命,珍惜时间。怎么样在有限的生命和时间中去创造更美好的自己,创造更美好的家庭。

    你似乎一直很刚强,那么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落泪?
    郎永淳:不自主的情况下。我不会主动流露脆弱情绪。

    央视被质疑给主播的工资少,与你的出走有关系吗?
    郎永淳:他们说台里给的工资少,过不上什么体面的生活,其实你应该知足,已经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还算不错了。当然你要想真正的实现财务自由,那还有相当大的距离。所以你努力的方向是进一步对自己的价值进行挖掘。我想这个价值不仅仅是所谓的品牌、形象与金钱的价值,而是实实在在的经济价值,当然还有社会价值、文化价值。希望个人的价值更多面、更多元。

     


    没安全感,要让自己强大起来
    变革,成为郎永淳固定的职业轨迹。“你看,以结论来论,我一直在革自己的命。”他的生涯被极端的分为三部分,医学时期、主播以及刚刚起步的电商时期。南京中医药大学毕业后,原本可以在徐州做个针灸大夫,但猝不及防的,他把目标改为北京广播学院节目主持人方向双学位,问家人要了两千元,进京赶考。

    他似乎乐衷于铤而走险。北广时期,因为一个与同学玩笑的赌局,他去搭讪长发飘飘、学业优秀的美女。找了个由头,追出自习室,跑到离去的美女面前。开场白直接,也唐突,“你是真感冒了?还是讨厌那位同学?”她愣住,“啊,我是真感冒了,咳咳。”庆幸的是,搭讪很成功,他不止赢得赌局,美女后来还嫁给了他。

    “我其实一直处于不安分的状态。”郎永淳告诉腾讯记者。他进一步自我剖析,这种不安分源于早年的不安全感。他出身于江苏苏北的农村,5岁时文革结束,百废复兴,他赶上了改革,一步步奋斗至今。某种程度上,他可以说是,草根奋斗改变命运的活教材。

    1994年冬天,郎永淳与吴萍曾在长安街上有过一次对话。夜晚,温暖的灯光从周边的窗户中透出来,每个家庭都在准备丰盛的晚餐。他们轧着马路,寻找着好吃又不贵的小馆子。可是找不到。失意的情绪蔓延开来。

    “哪一盏灯都不属于我!”
    “哪一盏灯都不属于我!”
    “哪一盏灯都不属于我们!”
    “会有一盏灯属于我们,在北京!”士气恢复,振奋后再前进。

    郎永淳家境并不富裕,1995年,他在《新闻30分》开始了电视新闻主播的职业生涯。但物质准备没有,出镜用的西装还是向同学借的。领到第一个月的工钱和领导发的BP机,他兴奋到像个暴发户。跑到吴萍面前,把BP机从腰尖一拔,“那叫一个神气。满脸笑开了花,拿出一个装满前的信封,让她摸摸有多厚。”

    “我毕竟是一个草根,需要不断让自己的能力更强。”在央视主持的《新闻30分》中,郎永淳以儒雅的暖男形象与庄重认真主持风格获得观众喜爱。2011年出现在《新闻联播》,作为第四代主播,他在播报新闻时语速明显增快,一分钟达到310字左右,比以往每分钟280字更快,达到一秒钟说5个字。郎永淳和欧阳夏丹组成的“丹淳组合”成为观众最喜爱的主播之一。

    但在央视的20年,郎永淳始终如履薄冰,“一些年轻的主播遇到重大直播,就被我们给换下来。在当年我们也被前辈换下来过,有时会沮丧,有时我很泄气。”就算后来达到他定义的“受万众瞩目”的最高处,危机感也如影随形。

    是什么原因使你那么有冲劲?
    郎永淳:我一直处在不安分或者是不安全的一种感觉。因为我出身草根,从江苏苏北的农村一步步赶上了时代,赶上了改革,让我有机会,先是上了中医学院,又上了广播学院,然后又到了中央电视台。一路上因为得到了机会,得到了帮助,得到了平台。

    但我始终会有危机感,觉得我毕竟是一个草根,需要让自己的能力更强,更加的巩固。我在我的脑子里,一直有一种不稳定的感觉,所以我要让自己强大起来。

    在职业选择上,我一直处在变的状态。变,我觉得是一个永恒的东西,相对来说,静止不是我想要的状态。

    现在投身电商,是否意味着抛开了前半生积攒下的经验?
    郎永淳:怎么这么说呢?如果没有新闻涉猎到社会的方方面面,你怎么能知道寻找哪个方向,到哪个赛道上去?你积累到的各种社会的阅历、社会的资源,还有经验教训、判断力,这些你觉得都是白来的吗?你觉得换一个赛道,这些东西就都不存在了吗?

     

    光环会散掉,我就变成了全新的身份
    离开央视后,教书或是跳槽,都不在郎永淳的规划中。像张泉灵一样,郎永淳选择从商。当时,包括移动医疗、新媒体创业、传统制造业等行业的企业都向他抛去橄榄枝,但他义无反顾的纵身钢铁行业。

    “20年前,钢铁卖1700一吨,到今天价格都没变,卖到了白菜价。这对于互联网的电商平台来说是最好的机会,去用新的技术,新的模式来帮助传统行业提升效率和价值。”借由时下最火的新媒体,为止步不前的传统行业寻来生机,怎么看又是一场革新,典型的郎式做派。

    “九死一生”是他今天的口头禅,听着戏谑,内里却刀光剑影。“以前不能犯错,现在一个错误接着一个。可能一个小错足够让你死,那你就死了。也可能试到最后,你挺过来了。”

    他看似迷恋这样的刺激,却也不敢有一丝懈怠。他同时任命找钢网高级副总裁、首席战略官,并以合伙人身份加盟胖猫创投,负责战略合作、公共事务建设、制度、渠道、平台等诸多环节,简直就是一个庞杂系统工程的总指挥。工作之余,他辗转台湾、北京大学、人民大学上管理课程,11月还计划飞去牛津大学补课。他拼命充实专业能力,以尽快适应新的战场。

    新的战场同样残酷,甚至比起过去要六亲不认。所有合作都建立在共赢的基础上,曾经的光环在这里宣告无效。“刷脸只是初期交往,关键看你能给我带来什么样的资源,什么样的价值。”

    而哪怕是这个光环,从他抽身那天起,就预示着彻底熄灭的一天。20年前,郎永淳在央视找到了在北京安身立命的那盏灯。在郎永淳眼中,光环不是一天两天就卸下来的。他说,这好像是伴他回家的汽车车灯,车停了,灯还会照着他一分钟,送他回到家。可渐渐的,光终究会散掉。“然后,我就变成了一个新的身份。”

    曾说离开央视是希望有更多时间陪家人,现在会后悔吗?
    郎永淳:为什么要后悔?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是,现在可以相对自由的掌控时间,当然也会觉得时间完全不够用,因为要做的事情太多了,要进入到创业的状态中,没有人会告诉你怎么做。以前我还有点相对自由的时间,现在几乎没有一天能够空下来。一直在路上,不是在谈判的路上,就是在谈判桌上,去做各种推动。我个人的时间越来越有限,这就是创业的状态。我看了一下,从去年9月份到今天,飞行超过110多次,大概是这么个频率,比以前要辛苦的多。

    现在怎么平衡生活与工作?
    郎永淳:我会抽出一些时间飞到美国去,比如这个月月底我会利用十一假期过去。10月21、22日儿子的家长会我还会过去。他们也时不时会飞回来,我们还会约一个共同的假期,在中国、美国或者其他地方见面。

    创业中经历过什么样的“九死一生”?
    郎永淳:我目前还没有经历,因为我看到的太多了。我在胖猫创投看到了各种失败过程,然后去改正。找钢也是同样道理,哪一个都不可能一帆风顺。《新闻联播》是一个板上钉钉的事情,一定要百分百投入,不能出错。但创业的九死一生就在于我们懂得这样的一个规律,你大错也罢,小错也罢,可能达到足够让你死,那你就死了。一个错误接着一个错误,到最后试着可能也挺过来了。

     


    他频繁和自我交战,也和儿子交战。儿子读书后,父子间的学术过招经常让他应接不暇。有一天,他看晓雨在读英文小说,拿过老师列的书单问:“《杀死一只知更鸟》,这你已经读完了?原文?”“当然!佩服吧!中文的你读过吗?”说完狂笑不止。郎永淳不希望掉队,他被激发出斗志,“就算终有一天要被儿子打败,也要不断学习,创造更大价值。”

    郎永淳所定义的“强大”意味着已经可以功成身退。到那一天,他或许会选择像崔永元、李咏那样去学校教书。这也是他为自己人生设定的“终极状态”,“当真正进入到一种静的状态时,可能我就足够强大了。”不过现在,时候还早。

    “我不想成为40岁就已经死了,80岁才被埋掉的人。”人到中年容易进入安逸的状态,郎永淳抗拒这样的安逸。他坚持,必须离开“舒适区”去革命。因为这个原因,他在四十大关离开熟悉环境,投入到陌生环境。下一个四十年,或许熟悉的桥段还会反复上演。

    对于自我,他有近乎苛刻的要求。与此同时,郎永淳不想把这样的苛刻投射到儿子身上。事实上,他不必再做什么,晓雨也已经成为他的翻版。

    十岁那年暑假,父子俩在小区散步,晓雨突然感慨,“斯坦福挺好的!”郎永淳当下很诧异,后来才知道,这个心事重的孩子是在查完资料,经过思考,沉淀思路后才开口的。上初中后,晓雨离开熟悉的国度赴美留学,就像当初他父亲毅然北上考学一样。

    “我不希望他那么追求完美,不要给自己定那么多目标。因为我已经是不停给自己定目标的那个人,我知道那种辛苦。”

总共: 1页     
【编辑:王康】【打印预览】 【大字 中字 小字】 【返回顶部
公告栏
文章排行
本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 网站导航

南京厚建软件 LivCMS 内容管理系统http://www.hogesoft.com 授权用户:http://www.xich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