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强监管之风继续吹 7月银监系统罚没金额超8000万

时间:2018-08-06 18:22:33   作者:小编

强监管之风继续吹7月银监系统罚没金额超8000万

  西楚网讯 进入下半年以来,银行业乱象的整治仍在进行。本报记者统计发现,7月银保监会公布的罚单数量达199张,罚单金额数超8000万。

  具体来说,在这众多罚单中,百万及以上的罚单共有18张,而7月较大的几张罚单则开给了均因违规办理同业业务的大庆农商行(1000万元)、黑龙江林甸农商行(700万)、黑龙江杜尔伯特农商行(700万)、黑龙江肇州农商行(600万)。

  “部分银行业金融机构出于对短期利润增长和规模扩张追求,过度发展同业业务,但其风险管控能力却无法与业务发展相匹配,导致资金业务风险快速积聚。”东方金诚首席金融分析师徐承远坦言。

  与此同时,本报记者还梳理发现,7月被罚的机构涵盖了五大行、股份行、农商行以及村镇银行等各类型,不过,农商行和村镇银行被罚的机构居多。

  对此,徐承远则表示,相对于其他类型银行来说,农商行和村镇银行在制度建设和内部管理方面与大银行有差距,贷款管理不到位导致其频频受罚。

  7月银监系统罚没金额超8000万

  银行业的罚单仍然不断。日前,本报记者统计发现,7月银保监会公布的罚单数量达199张,罚单金额数超8000万。其中,银监局罚单数量50张,罚单金额超1800万,银监分局罚单数量149张,罚单金额6200多万。

  其中,7月大部分罚单金额为几十万,百万及以上的罚单约为18张,而单张最高金额的罚单则为被罚1000万元的大庆农商行,接着是被罚款700万元的黑龙江林甸农商行和黑龙江杜尔伯特农商行,以及被罚600万元的黑龙江肇州农商行等等。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几家农商行被罚的案由均是因为违规办理同业业务。除了这几家之外,还有鹤壁农商银行因违规开展同业投资业务被罚款人民币50万元;因未经批准违规办理同业业务,农行灵宝市支行被河南银监局三门峡分局罚款20万元等等。

  不难看出,监管部门对表外业务和同业业务处罚的数量和金额均在一定程度上逐步上升。

  “近年来,监管对金融机构开罚单已经常态化,主要是部分银行业金融机构出于对短期利润增长和规模扩张追求,过度发展同业业务,但其风险管控能力却无法与业务发展相匹配,导致资金业务风险快速积聚。”徐承远表示,监管持续加码同业业务旨在推动同业业务回归流动性风险管理的本源,引导中小银行专注传统存贷款业务,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将有助于防范其成为金融套利、监管套利、资金空转的工具,防范中长期金融系统性风险。

  实际上,这几年,银行的同业业务一直都是监管部门检查和整治的重点领域。

  而在今年1月,原银监会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的通知》更是指出,抓住影子银行及交叉金融产品风险这个重点,严查违规开展同业业务、理财业务、表外业务等等等。数据显示,截至5月末,银行业同业资产和非债券投资分别同比下降2.6%和7%,同业理财在上年减少3.4万亿元的基础上,继续缩减1.2万亿元,累计削减2/3以上。

  不过,具体到被罚的业务类型来看,依旧是因信贷业务违规被罚的居多。

  比如,因违规发放贷款、同业融出超比例、违规处置不良贷款等被罚315万元的山东惠民农商行;因贷后管理失职,流动资金贷款被挪用;贷后管理失职,个人贷款资金被挪用等等被罚200万元的广发银行天津分行;因化整为零,变相超授权受理、审批贷款;贷前调查不作为,存在严重失职行为;贷中审查审批不审慎,履职不到位;贷后管理不审慎不合规,存在失职情况等被罚250万元的邮储银行厦门分行等等。

  对此,徐承远早前分析指出,主要因为传统信贷是商业银行最主要的业务品种,且涉及范围广。

  农商行、村镇银行被罚案件较多

  这段时间,因不良风险暴露的问题,农商行成为业内关注的重点。

  本报记者梳理发现,7月被罚的机构中农商行的数量也较多。比如上文提到的大庆农商行及其旗下三家农商行被罚3000万,占据7月罚款金额的37%;还有山东巨野农商行因存在违规向房地产开发企业发放流动资金贷款等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行为被罚款255万元;山东惠民农商行被罚款315万元等等。

  除了农商行之外,村镇银行被罚的案例也在增加。

  具体来说,在7月18张百万级的罚单中,村镇银行就占据了2张,分别是长春双阳吉银村镇银行因违规迁址、违规将信贷资金挪作他用、违规为他行同业投资提供第三方担保被罚款140万元;本溪同盛村镇银行因未按《流动资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规定进行贷款资金支付管理与控制以及导致贷款逾期;因发放不符合条件的个人贷款,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被罚100万元。而且,不难看出,农商行和村镇银行被罚的案由也多涉及贷款问题。

  “相对于其他类型银行来说,农商行和村镇银行在制度建设和内部管理方面与大银行有差距,贷款管理不到位导致其频频受罚。由于经营区域集中、风险管理水平偏弱,农信系统不良贷款率整体偏高,部分银行为了‘控制’其不良贷款率、资本充足等指标,出现贷款风险分类不准确等问题。”徐承远表示。他还进一步向本报记者分析指出,由于同业竞争加剧,部分农商行为追求盈利,放松信贷投放标准。受同业竞争加剧影响影响,农商行信贷投放压力较大,区域内部分传统主导产业链条上的小微企业风险已经有所暴露,但农商行受经营区域限制仍“不得不”对其放松风险管理和授信条件。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村镇银行股权遭转让现象频现。比如建设银行在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挂牌旗下所持有的27家村镇银行股权,重庆农商行转让其持有的云南大理渝农商村镇银行36%的股权;国家开发银行也将其持有的15家村镇银行股权转让给了中国银行及富登金控的联合收购方等等。对此,知名财经评论人莫开伟发文分析指出,一方面是与当初对村镇经营前景的憧憬存在较大差距;另一方面是因为管理存在一定难度。

总共: 1页   

西楚网新媒体矩阵

  • 头条号
  • 凤凰号
  • 百家号
  • 企鹅号
  • 网易号
  • 大鱼号
  • 搜狐号
  • 一点资讯
  • 快传号

南京厚建软件 LivCMS 内容管理系统http://www.hogesoft.com 授权用户:http://www.xich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