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癌症父亲生命垂危 亲生女儿拒不相见

时间:2009-03-26 10:42:30   作者:

癌症父亲生命垂危 亲生女儿形同陌路拒不相见

几天来,64岁的滕礼门进了好几次抢救室,每次,他都撑了过来。医生说,如果不是强烈期盼带来的意志力,全身癌细胞扩散、生命体征已很弱的他可能早走了。

查出癌症后,滕礼门一直有个愿望:希望能见女儿最后一面。可一个多月来,亲友轮番跟生活在同一城市的女儿联系,29岁的女儿就是不肯见父亲。

这究竟是为什么?

病危之际念叨女儿

“医——生,你,看我——好点——不?”昨下午,高新区人民医院肿瘤科病房。骨瘦如柴的滕礼门吃力地叫着到旁边病床查房的医生。

妻子吕锡君说,每次见到医生,滕礼门都会挣扎着叫他们为自己检查——他害怕一不小心就走了。

今年1月27日,滕礼门被查出肺癌晚期。因癌细胞扩散严重,近一周,他几次被下病危通知。

两天前,滕礼门又一次进了抢救室。一大圈前来看他的亲友和学生,他都认不出,只拉着弟弟的手念叨:“玲玲(化名),玲玲来没?”

玲玲是滕礼门与前妻所生的女儿,但父女俩最后一次见面,已是11年前。或许是感觉自己时日不多,生病后,以前从不在别人面前提女儿的滕礼门多次提出想见玲玲一面。

2月初,滕礼门的妻子、妹妹、侄女、学生等轮番给玲玲打电话、网络留言,希望她能到医院见见父亲,但玲玲均坚决拒绝。无奈,他们向本报求助。

想求女儿原谅自己

“妈,玲玲来没?”“我不是你妈,是你老婆。”昨下午,滕礼门意识再

度不清晰,几次冲照顾自己的妻子吕锡君叫“妈”。吕锡君苦笑着解释。

本以为滕礼门意识不清无法采访,没想一提“玲玲”的名字,他立即变得清醒起来。他示意记者凑近,用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讲述了他和女儿的故事。

滕礼门曾是一名中学教师,前妻是他的学生。两人离婚后,6岁的玲玲跟前妻生活。1993年,滕礼门下海办厂,没经验官司缠身,几年后,工厂关闭时负债累累。当时,一家全靠第二任妻子吕锡君微薄的工资生活,玲玲的生活费和学费也因此欠下。

滕礼门回忆,让他们父女真正“反目”的是一个包:11年前,玲玲高考结束,滕礼门陪她逛街。在解放碑大都会商场,玲玲看中一个200多元的包。当时,滕礼门输了官司欠下十多万元债务,住房都抵押了,没给女儿买,女儿当即生气冲出商场。在前妻提醒下,滕礼门追出去,把身上仅有的2000元钱塞进女儿包里,“那是最困难的时候,2000块钱——还是学生给的。”

学生杨开碧证实,那年同学会时,听说一向很受学生欢迎的滕老师做生意亏了生活困难,同学们包了一个2000元的红包给他。

滕礼门说,买包事件后,他曾打过电话找玲玲,但女儿一听他的声音就挂了电话,之后再无联系。后来,自己在贵州投资石粉厂再度“打倒”,经济一直处于困境,玲玲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也没给过一分。

“我——后悔,很多事,那时——没——注意……”滕礼门吃力地说,若时光倒回,就算没钱,也会常跟女儿沟通,让她理解自己的处境。想再见女儿最后一面,就是要亲口跟她说声“对不起”,希望她原谅。

父女感情曾经不错

曾在电话中跟玲玲长谈的玲玲堂妹夫周放说,她内心对父亲充满仇恨,甚至说“只要我活着,就不会见他”。玲玲觉得父亲太狠心,父母离异后对自己关爱太少。

除了亲戚,学生杨开碧也曾给玲玲打电话求情,同样遭到拒绝。玲玲的抱怨,亲朋没敢告诉滕礼门。在他记忆里,女儿的印象还停留在10多年前:那时,年幼的女儿每隔一周会来家里一趟,做不来的作业都打上记号带来请教他;没有风扇,害怕女儿被蚊子咬,他经常半夜起来为女儿打扇驱蚊虫;一次学校校庆后,女儿骄傲地对他说:“爸,你真的很行!那么多学生回来找你!”腾礼门说,在他心目中,一直以为买包事件前父女感情还不错。

妻子吕锡君说,与女儿失去联系的10多年,腾礼门从不在她面前提玲玲。他们搬了三四次家,有两次电视、VCD都没带走。但玲玲小时候玩过的洋娃娃、狗狗和熊,滕礼门从没落下。每次搬了新家,他总是把这3样玩具擦得干干净净放在床头柜上……

女儿不愿打扰生活

身为亲生女儿,玲玲为何不肯见父亲最后一面?

记者联系上玲玲,她在某设计院做设计师。她在电话中说,记忆中自从父母离婚后,父亲就没给过生活费和学费。

“过去的10多年,我都独自在奋斗,他身为父亲,一直没出现,凭什么现在这样了就想到找我?”玲玲说,当年,她和妈妈没房子,借住在外公家,一室一厅的房里还住着舅舅一家,她每天只得在客厅搭张小床;小学时,曾找父亲要过学费,但他不给……

对父亲说的买包事件,玲玲矢口否认。至于父亲至今收藏着自己小时候玩具的事,玲玲说:“这样的举动对我的人生有什么影响?如果当年我借不到学费,就上不了大学;如果生病了没钱看,就可能死掉,他不会管我!”

玲玲说,她不是仇恨父亲,她很平静,这么多年她已快忘了这个人,不想说太多,不愿意这时候让他出现打扰自己平静的生活。

对玲玲的决定,堂姐滕小燕“很不理解”。她说,也许当年玲玲太小,很多事情记不得了。伯父并非一直没给生活费。后来,伯父确实是生意亏了无钱给付,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

“不管过去谁对谁错,血缘亲情是割不断的。”滕小燕希望玲玲能满足父亲最后的愿望,也不让自己留下遗憾。昨下午,玲玲已关掉手机。腾礼门的亲友还在继续努力……

总共: 1页   

南京厚建软件 LivCMS 内容管理系统http://www.hogesoft.com 授权用户:http://www.xich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