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女子为与帅哥同居被逼卖身精神失常

时间:2009-03-27 09:21:49   作者:朱昕勤

女子为与帅哥同居被逼卖身精神失常(组图)
拿着女儿的病历,父亲伤心不已。

女子为与帅哥同居被逼卖身精神失常(组图)
昨夜,当事保健中心依然在营业。

  女子遇帅哥,与他恋爱同居;“为爱奋斗”,女子答应卖身。得知男友已婚,女子拒绝接客却遭受毒打,几番折磨变疯癫。

  警方立案侦查,抓获两个犯罪嫌疑人,正对女子的男友进行网上追捕。

  饱受摧残  智商相当于三年级孩子

  陈媛雪经过治疗,虽然症状略有好转,但曾经开朗活跃的她,变得沉默寡言。

  母亲陈光琴很酸楚。作为女人,她知道,安环对女儿身体是多么残酷的摧残。她担心,女儿的沉默,可能加重精神病症。

  “医生说,她现在的智商和生活自理能力,只相当于小学三年级的孩子!”陈光琴在与记者通电话时,一直哽咽着。在她的打印店里,女儿甚至学不会操作复印机或为人照相,还不如年仅13岁的弟弟。一旦听到涉及性侵犯、卖淫接客等内容的话题,她就会条件反射地发脾气、摔东西。陈光琴说:“现在,她每天都要抱着我才能入睡,但经常半夜还会被恶梦惊醒!”

  陈媛雪总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敢独自外出,家人也不放心让她再独处。13岁的弟弟仿佛一夜长大,主动承担起照顾姐姐的重担,放学后再不出去玩耍。

  父亲陈鸿涛说,家里人都禁止谈论女儿的经历。重庆公安来陕问讯时也穿着便衣,周围邻居并不知情。3月23日,法院开庭,为避免在女儿伤口上撒盐,家人决定不让女儿出庭,只让他独自来渝。

  陈媛雪疯了。在她刚满19岁、正出落成一个青春少女时。

  父母怎么也想不出:女儿南下广东东莞打工,到底遭遇了怎样的变故?

  当他们从陕西汉中老家,赶到重庆开县精神卫生保健院时,发现女儿竟然安上了宫内节育环。遍体鳞伤的陈媛雪,不时疯疯癫癫地嚎叫。在清醒的时候,她就抱住母亲痛哭:“他们要杀我,他们逼我卖淫……”

  “他们”到底是谁?陈媛雪为何从东莞来到重庆?又是怎样变成了一个卖淫女,直至精神分裂?经过治疗病情稳定后,她讲述了自己的遭遇。

  开县检方向记者证实:有证据表明,陈媛雪是被男友周国君从东莞骗到开县卖淫,还遭受过周国君的毒打。本月23日,开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周国宣、翁丽金容留、介绍陈媛雪卖淫案;而主要犯罪嫌疑人周国君尚在逃。

  噩梦开始

  南下打工 女子认识帅哥

  陈媛雪本有一个幸福的家。父亲陈鸿涛,是陕西省汉中市西乡县某镇文化站的干部,母亲陈光琴打理着一家照相打字复印店。陈媛雪还有一个小她6岁的亲弟弟。

  读完高一后,因成绩跟不上,父母把她送进一所服装设计职业学校。陈媛雪自感愧对父母花费的高额学杂费,坚决退学,想自己去广东闯世界。父母犟不过女儿,只能放行。

  去年3月,刚刚年满19岁的陈媛雪南下东莞。此后4个月,她先后在当地的玩具厂和皮鞋厂做过活,每隔半月都会打电话回家。她还和同在东莞打工的姑姑保持着联系。但去年7月中旬,结识重庆人周国君后,她和家人彻底失去了联系。

  落进圈套

  假说求职 男友带她到开县

  周国君,男,1978年出生,重庆巫溪人,已婚。去年7月,陈媛雪辞去皮鞋厂工作后,认识了周国君。周说可以帮她找工作。见周高大帅气,陈媛雪心生好感。周称自己未婚。两人很快便交往同居。几天后,周提出带她到上海打工。她没多想,便随男友离开东莞。

  在车上,周还电话联系那些“用工的朋友”,说:“我又给你找了个妹儿来上班,看我面子,一定要收哟!”陈媛雪当时还以为男友在帮她联系工作。下车后,陈媛雪才发现,她来到的不是上海,而是重庆开县。出于对男友的信任,她没往坏处想。

  周国君带她去的“工作单位”,是县城一家“晶晶保健中心”。保健中心老板正是周国君的堂兄周国宣及另一女子翁丽金。

  误入歧途

  “为爱奋斗” 女子被骗接客

  在保健中心坐下不到两个小时,翁丽金便来游说她接客。新工作竟是卖淫!陈媛雪懵了。她坚决不从。晚饭时,周国宣、翁丽金继续游说。陈媛雪把问题推给周国君,“只要国君同意我去,我就去!”她以为,周国君会保护她……

  一直沉默的周国君发话了:“小雪,我们要存钱结婚买房,干这个挣钱快,一年下来就能在老家买套房,我们回巫溪见父母时,也有面子!”周国君还保证:只要存够了买房钱就不再接客,两人立即回老家结婚!

  就这样,陈媛雪在抵渝当晚,第一次接客。当时,她还以为这是她和男友“好事多磨”、“共同为爱奋斗”。

  真相暴露

  拳打脚踢 男友露狰狞面目

  此后十来天,陈媛雪一直接客挣钱,并将收入交给周国君。男友还“劝告”她:平日不要外出乱跑,因为周边不安全。

  8月上旬,陈媛雪偶然间发现,周国君早有妻子。自己上当受骗了!她决定不再接客。周国君露出狰狞面目,对她一阵暴打,恶狠狠地威胁道:“你不接客,就把你打残废,让你一辈子也回不了陕西!”

  陈媛雪说,周家兄弟还把她关在保健屋内,严禁外出;每天只给她吃一碗饭,答应接客了才再赏一顿饭。倘若不从或“服务不周”被嫖客投诉,就又是一顿拳打脚踢或皮带抽打。9月初,周国君还带她在当地一诊所安了宫内节育环。

  “有天晚上,我刚被打了一顿,正好有客人来,他们马上又逼我去接客。我只能擦干眼泪,挤出笑容……不然,他们会把我往死里打!”讲述往事时,陈媛雪的手指甲掐进了母亲的手臂,泪水在脸上流淌……

  她曾逃出过一次,但迷路在菜市场,被买菜的周国君发现。周国君打得她全身乌紫,还用滚烫的烟头,在她手臂上烫下了七八处窟窿。周国宣则恐吓道:“你再跑,就打断你的腿!”从此,她没敢再动过逃跑的念头……

  令人同情

  发疯被弃 傻姑流落街头

  皮肉生意、暴打折磨……20多天后,19岁的陈媛雪疯了!警方事后调查证实:陈媛雪父母及其直系亲属,都没有精神病史。

  疯了,就失去利用价值了。9月的一天,她被周国君等人遗弃在荒郊路边。9月13日,她出现在县城街头时,蓬头垢面、仅穿一条黑色睡裙,在河沟里耍水,一副傻姑模样!

  人们靠近她,她大叫起来:“有人……杀我!别抓我……”开县汉丰镇第二派出所民警赶到,将她接回派出所。在派出所内,她大闹大叫,还随地大小便。次日,民警将她送到医开县精神卫生保健院。此后的37天里,陈媛雪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期精神病治疗。医院的病程记录单如下(节选)——

  9月14日:病员行为异常冲动激进,称有人追杀她,要找警察要求保护;四肢多处皮肤有圆形烫伤痕迹,多处软组织挫伤,有伤口已感染。

  9月15日:病员精神症状较突出,不时冲撞铁门,脱光衣服,拒绝治疗。

  9月23日:病情相对稳定,一般情况尚可,有时拒绝服药,需督促。

  9月30日:精神症状基本得到控制。

  10月14日:病员病情稳定,对治病较合作;病员今日提供其家庭电话,已与其家人联系,但其家人不信。今后择时再与其家人联系,告之情况。

  10月20日:病员家属偕同汉丰派出所李启华警官来院,称病员是被人拐骗来的,今日将接其出院,嘱其继续治病。

  去年12月18日,开县公安局委托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对“陈媛雪在强迫卖淫后精神异常”,作司法精神病学鉴定。在重医附一院出具的鉴定书中,“检案摘要”一栏注明:“2008年7月,周国君乘陈无工作时,骗其介绍工作并假装与其耍朋友,后骗至开县强迫其卖淫并殴打威胁,后精神不正常”。而“分析说明”一栏则注明:“陈以前精神正常,上当受骗被迫卖淫被威胁打骂后精神异常,有情绪紧张恐惧并有行为异常、幻听”;“鉴定结论”则为“应激障碍,与精神应激(刺激)有关”。

  余波未了

  父母报案 主要疑犯尚在潜逃

  父亲陈鸿涛说,2008年10月20日,他们在开县精神卫生保健院见到陈媛雪。病情已经稳定的女儿泪流满面地哭诉:“他们逼我接客,还在我身上安了铁环环……”

  听女儿的讲述,父母当即报警。警方将周国宣、翁丽金抓获,周国君则闻风而逃。10月24日,陈鸿涛夫妇才带着女儿离渝返陕。3天后,陈媛雪再度病发,被送进汉中精神病医院继续治疗,直到今年1月5日才出院返家,靠药物治病。

  经过调查,开县检察院对周国宣及翁丽金容留、介绍陈媛雪卖淫案提起公诉;3月23日,开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但并未当庭宣判。

  昨日,开县检方办案员介绍,有证据表明,周国君欺骗陈媛雪来渝、并曾暴力强迫威胁其卖淫,是本案主要犯罪嫌疑人。目前,警方正对他作网上追逃。周国宣和翁丽金涉嫌容留、介绍他人卖淫;至于是否涉嫌强迫,由于证据不充分,故办案时暂不涉及。

  记者暗访》》

  保健中心 依然开门接客

  昨晚,记者暗访“晶晶保健中心”,“守门的”由周国宣、翁丽金,换成了一个穿黄衣的中年矮个妇女。

  记者进入该店,见有来客,妇女主动上前询问:“是不是做保健?”记者打探:那种保健?对方表示,可以找“小妹”耍,“在屋里耍70元,带出去过夜100元”。但记者环顾屋内并无“小妹”。对方说:“可以马上找‘小妹’过来,最多一分钟!”一边说,妇女一边拨打电话找人。她称“小妹”年龄不过十七八岁,还蛮漂亮的,都是为生活所迫。但妇女连呼两位,对方皆表示暂时过不来。

  在闲谈中,妇女表示,这个店一直都是她去年4月开的,翁丽金不过是她丈夫在外裹的女人。去年下半年,两人趁她不在当地时,“在这里整出了事,都被抓了”。记者询问其丈夫是否是“周国宣”时,她很疑惑地说:“你怎么知道这些?”但她没有回答记者的问题。

  当地有知情人士透露,该妇女正是周国宣的妻子,去年案发时她确不知情。

总共: 1页   

南京厚建软件 LivCMS 内容管理系统http://www.hogesoft.com 授权用户:http://www.xichu.net